观点交流
首页 - 观点交流 - 正文详细

青年律师成长与发展主题沙龙 精彩瞬间回顾

来源:无锡律师协会 更新日期:2018-03-12 16:16:12 浏览次数:284

Q1:有人说打官司就是打证据,有人说打官司就是打关系,请问就律师而言将如何正确看待专业能力与交际能力的关系?

冯玉平:我觉得作为一个律师来讲,最本质的是什么?是专业知识。我认为律师打官司是打法律关系而非打人际关系。因为接手的每个案件,我们都会对它有一个综合的判断,认为这个案件的走向会怎样,法律风险点在哪里。而法律之外的事务可能就不是我们律师能考虑的内容了。所以我认为作为律师,我们的专业,我们的勤奋才是我们安身立命之本。

Q2:无锡位于长三角城市群中心,无锡离上海、南京、杭州等大城市也很近,但无锡人到北京、上海请律师的也不在少数,请问无锡的律师能不能抱团去周边的城市抢市场?

张讷:我们无锡的律师能不能走出去,我觉得是完全可行的,我们只要在专业上具备一定的优势,包括一些资源型的优势。如我们无锡有很强大的一个物联网产业,是物联网产业高地,我们完全可以依托于这个产业链来延伸我们的法律服务。当其他城市也形成了物联网产业,他们必将有相关法律方面的需求,那他们就很可能会想到我们无锡律师已经服务了这么多物联网企业,是不是可以到无锡来请律师,或者说我们主动的走出去,我认为是可以的。但前提是我们要形成我们的优势,要么你的专业优势,要么你的产业优势,而专业优势从我们地域上来讲更多的是依托于我们的经济优势而发展出来的。

Q3:今天沙龙的主题是“青年律师的成长与发展”,作为一名青年党员律师,包括我们事务所里也有很多的青年党员律师,我想请教在座嘉宾,我们青年党员在律师的执业道路上,应该怎样更好的做好自己?

刘益良:我觉着这个问题提的很好。最近我们从中央到地方对党员的要求越来越高,对党员干部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不知道大家感觉到没有?要知道一个党员就是一面旗帜,什么是旗帜呢?你应该走在最前面,一个支部就是一个堡垒。作为个人党员律师来说,你既然举了那个手,写了入党申请书,当时为什么入党,你入党想干什么,你想得到什么,你想要什么,你想做什么,有没有想过这个问题?我想这是每个党员都要问一问自己内心的,我能为别人做点什么,我首先说,党员律师你在业务方面首先要比别人强一点,你的奉献要比别人多一点,你的责任要比别人重一点,别人不愿意做的你做,在实践中锻炼自己,主观付出了,客观上我们就会有收获。我们也相信组织会关心我们成长,会帮助我们的成长。而我们要做的就是,不忘初心做好自己。

Q4:互联网法律平台低价提供律师咨询、文书服务、案件委托、案源分成等扰乱了现有的律师服务市场,作为律师协会,司法局或者律师本身有何应对策略?

刘益良:我个人认为互联网法律服务平台并没有扰乱法律服务市场。我们律师的法律服务形式是多样化的、多种化的,法律服务的形态我个人认为也应是多样化的,传统的也有,但互联网的法律服务是趋势,是必然,挡是挡不住的,只有我们有序、积极的参与,正确的引导,合理的规范。如果说中介法律服务机构从事法律服务是违法的,那么它的违法依据是什么?从司法行政上来说,法无明文禁止即可为。我个人的想法是,我们要思想开放,我们要敢于实践,我们要敢于找到新的法律服务的增长点,市场无限大,就看你本领大不大。在这之前我对律师事务所也提了三个要求:一是我们要守好法律的底线;二是不要碰政治的红线;三是要找准自己发展的天际线,目标线。

Q5:青年律师的发展需要创新和活力,当前律师行业发展也面临重大的技术革新,比如人工智能的应用。请问嘉宾如何看待人工智能发展对青年律师的挑战和机遇?

张讷:我们社会任何的改革和创新,都是在不断的违规,不断的被新的法律确认的过程中形成的,这是我讲的第一点。第二点,低端的法律服务,低价的这种法律咨询,不用担心,等人工智能走到一定的程度,将是弱人工智能阶段,如果再往前发展,这些服务都会被替代,无非就是说他在互联网上回答了一个法律问题,其实这是一个非常浅层次的法律需求,人工智能很快就会替代。第三点,如果人工智能把这些基础的法律服务替代了,甚至于把我们一些助理的工作都替代了,我们怎么办?我觉得我们的律师应该往更高端的、更深层次的人工智能替代不了的方向走,也就说深入的挖掘客户的需求,给他设计方案,这是人工智能替代不了的。所以我觉得在人工智能阶段对律师来讲是挑战,挑战在很多低端的服务、一些标准化的、流程化的不需要律师了。也是机遇,机遇在什么地方,第一可以提高我们律师的工作效率,第二促使、倒逼我们律师往更高端、更人性化的方向去发展。

Q6:我想请问冯律师一个问题,像我们这种半路出家的律师,是优势更大还是劣势更大,怎么样才能向您一样完成一个逆袭,王者归来?

冯玉平:我觉得半路出家的律师有他的优势,也有他的劣势。优势在因为我们经过了几年或者十几年社会的历练,我们已经掌握了一些社会经验,对人性和人际交往上可能有了一个更好的把握。劣势的话,可能我们的社会资源比较少,因为我的同学都是非法律专业,公检法系统里可能就找不到同学,在部分资源方面还是会有点弱。但是我觉得半路出家,并不代表我们的学习能力,我们办案的敬业精神,我们的水平就比别人差。关键还是要让我们的当事人信任我们,一方面包括我们的专业能力,第二个包括我们的态度。核心还是在于我们的思想和行动,我觉得我们只要一点一滴的往前走的话,我相信前途还是比较光明的。

Q7:我刚刚观察了一下台上几位嘉宾的表现,各位结合自己职业和经历表现出了不同的气场,有些可能表现出的“侵略性”更加突出,当然这个词不是贬义词,如果大家作涉外的话,老外是非常注重这个“侵略性”的。有些律师可能更加偏重于沉稳,我想问在座的各位嘉宾,在你们的执业过程当中,如何发挥这两种个性上的优势?

胡跃年:我个人的观点,找准自己的定位,因为一个人的性格很难改变,可能会有所改善,但本性难移。大家刚说的一个选择,一个专业方向的问题,可能不同的性格,在团队当中担任的角色也是不同的,外向的律师可以去做市场的开拓,内向的律师,你可以做后期服务,做专业方面的一些东西,我觉得找准自己的定位非常重要。

万梁浩:我讲一下我自己的经历吧,其实我本人是一个很内向的人,但做了律师后,尤其是现在在管理一个所,逼迫我必须要跟人去交流。但我发现我的一些客户对我的信任度很高,服务年限都很长,那么就是通过我给他服务的这个过程,他觉得我服务质量较好,然后他还会把其他的案源介绍给我。刚刚谈到做律师的“侵略性”和“防御性”我觉得是因人而异的,个人有个人的特长,只要发挥好自己的特长,我觉得就能把自己的业务做好。

Q8:请问在座嘉宾中唯一的女律师宋炜律师,性格非常内向的女律师在执业时有哪些弊端?作为女律师我们将如何避免?

宋炜:其实所谓的“内向”表明的是“非搞关系律师”“不喜应酬”。律师,最重要的是“一支笔和一张嘴”,也就是业务能力和沟通能力,个人认为缺一不可。即使是真的性格内向,也要注意加强在沟通能力方面的锻炼,比如在自己团队内开展模拟法庭、辩论赛、案例分享、新法交流……同时加强自身业务知识的学习与积累,有时候内向不敢说话不敢交流,只是因为缺乏专业知识沉淀的底气,缺少展示多说多练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