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
首页 - 公告 - 正文详细

律师收费相关问题问卷调查分析报告

来源:无锡律师协会 更新日期:2020-12-11 09:59:27 浏览次数:517

日前,无锡市律师协会行业发展工作委员会发布了《律师收费相关问题问卷调查分析报告》 ,希望能给广大律师事务所和律师提供参考借鉴。

 本次调查基本情况


为了更好地促进行业发展,2020年10月至11月,无锡市律师协会就律师收费相关问题开展了一次问卷调查。

截至2020年10月底,全市律师人数为3132人,其中执业律师2815名,而本次调查共回收有效样本493份,有超过15%的律师参与了调查,说明该次调查的话题引起了律师的普遍关注,也说明本次样本中律师的反馈信息有较好的代表性。

接受本次调查的律师平均年龄为37.3岁,平均执业时间为7.8年,来自各类规模的事务所的人数相对较平均,具有普遍性,其中来自1-10人小型所的律师占比30.83%,11-20人中小型所的律师占比为25.96%,21-50人中等规模所的律师占比26.17%,50人以上规模所的占比为17.04%。

数据分析


1. 律师收费文件的备案与公示

在受调查律师中97.36%持有律所经备案的收费文件,但仍有2.64%的律师并没有经备案的收费文件。有95.94%的律师表示会向客户公示收费文件,而主动向律师索要收费标准的客户占四分之三。这说明,收费标准对于客户与律师达成聘用合同有着重要影响。

另外,律师在报价时一般均会严格按照备案价格报价,只有12.17%的律师会低于备案价格。91.28%的律师认为备案的律师收费标准对其报价具有帮助。

根据相关规定,律师实行市场调节价的律师服务收费项目及标准应报所属设区市律师协会备案,并在律师事务所显著位置公示律师服务收费项目、收费标准、监督举报电话等信息,广泛接受社会监督。而在本次调查中虽所有事务所已经备案,但是可能仍有个别事务所没有以显著方式对收费标准进行公示,也没有向全体律师进行传达,这应当引起高度的重视。


2. 律师收费政策变化的影响

2019年律师收费政策变化之前,凡涉政府指导价的案件,绝大部分律师均按政府指导价报价。

在2019年国家发改委取消律师收费政府指导价后,大部分律师还不太清楚政策的变化。目前89.45%的律师收费时仍按2017年江苏省标准作为参考。因此,建议律师事务所实时关注政策变化,及时更新自己的收费政策。


3. 律所规模对人均收费的影响

笔者以下试图分析事务所规模对律师收费的影响。由于执业时间未满5年的年轻律师流动性高、实务经验不足、业务推广能力不强,因而代表性不强,故为本报告之目的,对事务所规模进行划分时,仅考量执业年满5年以上的律师的人数,其中,执业年满5年以上的律师人数1至10人的定义为小型所,10至20人的定义为中小型所,20至50人的定义为中等规模所,50人以上的定义为规模所。以下分析以全部样本为基础:

  

小型所,其主流年度人均收费在10万到40万之间,其中10万至20万的占比为33.81%,20万至40万的占比为44.24%。

中小型所,其主流年度人均收费在20-70万之间,其中20万至40万的占比为46.83%,40万到70万的占比为40.48%。

中等规模所,其人均大部分在20-70万之间,与中小型所不同的是,中等规模所的人均主要在40万-70万之间。另外一个值得关注的数字是人均70万以上的占比也达到了17.72%。

规模所的样本相对较少,仅有10份。从可获得的样本可以看出,其主流年度人均收费在20-70万之间,但是,其中50%的人员又回落到了20万至40万之间,而人均70万以上的占比又是最高的。

从以上数据的交叉分析可见,小型所或中小型所的人均年收费相对较低,而人均年收费较高的所大部分为中等规模所和规模所。当然,也发现存在少量人均年收费在70万以上的精品所。

此处更有趣的是,当我们单独分析执业满5年的律师填写的问卷时,我们会发现“事务所规模与律师人均收费呈正向关系”这一规律更加明显,例如,在中等规模所和规模所中,人均收费基本不会低于20万元。以下数据以执业满5年的律师的样本为基础:



通过上述数据分析,可以发现,收费相对较高的律师向规模化的律所聚集。中小型所除非走“精品所”、“特色所”的道路,无论是总量还是人均,均难以与规模所进行抗衡。


4. 案件类型与人均收费的关系

笔者通过数据交叉分析发现,民事案件和商事案件是受调查的绝大多数律师的主要收费来源,占比96.75%,其中民事案件超过三分之二,占68.76%。通过下表所列数据可以看出,商事案件的占比与律师人均收费存在正向关系,商事案件占比越高的律所,其人均收费越高,由此可见,商事案件的利润边际高于其他案件。

  

5. 律师年收费的总体水平

(略)


6. 收费方式的现状

(1) 收费类型

从律师费收费方式角度看,80.53%的律师选择固定收费,仅12.98%选择风险代理,5.27%选择计件收费。从这组数据可以看出,固定收费是绝对主流的收费模式,固定费率对于全市律师的整体收费有着重要意义。

(2) 计时收费

就客户对计时收费的接受度来看,绝大部分客户不接受计时收费,只有13.39%的客户能接受,30.83%的客户需要解释后接受。而55.78%的客户完全不能够接受计时收费。

在日常业务中,计时收费主要适用于日常咨询占比64.5%,非诉占比28.4%,诉讼仅占比6.09%。

关于计时收费的标准,39.26%的律师表示自己能接受500元以下/小时的费率,25.41%的律师认为费率达到500元-1000元/小时才可以接受,认为需要1000元-2000元/小时的律师占24.59%,认为需要2000元以上/小时的律师占10.74%。这组数据低于智合法律新媒体于2020年11月公布的国内主流城市律所小时计费的统计数据(根据该统计,中国律所的平均小时费率为2271元,初级合伙人为2665元,高级合伙人为3754元)。

(3) 风险代理

就风险代理的律师费占标的金额的比例,样本数据表明,一般不会超过50%,大部分律师会参照原政府指导文件的规定,不超过30%,最低一般在10%左右。也会有个别比例低于10%。值得一提的是,调查发现,有的事务所规定禁止风险代理。


7. 常年顾问单位案件收费

在为常年顾问单位办理诉讼案件是否另行收费的问题中,出现了各种答案,有10.95%的律师表示不另外收取,多数律师表示还是另行收费的,但是会给客户优惠,其中,有近50%的律师是按照标准收费的80%收取律师费,有17.83%的律师表示打对折,有18.6%的律师表示不打折。顾问单位诉讼案件的收费方式多样,主要还是要看案件的难易程度和律师自身的议价能力。


8. 低价竞争

在本次493个样本中,84%的律师表示都遇到过低价竞争。在遇到低价竞争时,99%的律师会选择坚持自己的报价,放弃案件,仅有1%的律师会选择降低自己的报价来争取案件。有94.32%的律师希望律师协会发文抵制低价竞争,规范行业的恶意低价竞争行为。


9. 关于招投标报价

客户采用招投标方式选聘律所在律师收费中的比重较轻。只有两位律师表示,通过招投标取得的案件占比超过了50%。

在受调查律师看来,意向客户采用招投标方式选聘律师,通常的考量因素是律师资历、律所品牌、价格高低,三者权重均衡,其中律师资历稍重一些,占比36.51%。


10. 律师费的收取与催讨

在收取律师费的过程中,超过半数的律师会遇到不能足额收取律师费的情况。一般律师在遇到这种情况的时候大部分选择口头催讨或者发函催讨,选择诉讼催讨的仅占8.5%。如何维护律师合法权益、按约定收取律师费是值得引起律师关注的问题。



数据总结


随着律师收费政府指导价的取消,律师行业的收费更加市场化,然而部分事务所还没有做好充分的准备,律师与律所要习惯及接受市场竞争带来的压力,积极主动地利用市场力量来推动律师行业的良性发展。

笔者结合本次调查问卷数据总结了以下几点建议,供律师及律所参考:


1. 2019年底,国家发改委、江苏省发改委分别出台发改价格【2019】798号、苏发改收费发【2019】 1010 号 文件,进一步清理规范政府定价经营服务性收费。文件的出台导致律师行业的收费政策有了重大变化,原政府指导性价格全部转变为市场定价。律所应当实时关注行业政策更新,充分了解学习,并告知全体律师。


2. 律所应及时拟定或更新律师收费标准,并备案公示。明确的收费标准使律师在与客户协商收费时,有权威的“基准线”可以参考,条件允许的话可以制作一个律师收费速算APP,以让客户相信律师收费的公允性。


3. 除固定收费外,律师可以积极尝试风险代理、小时计费等多样的计费模式,以促进业务发展、提高收费能力。


4. 本次调查发现,事务所规模与人均收费存在正向关系,收费较高律师更愿意向中等规模所和规模所靠拢。律所应当更积极地走规模化道路,从而增强人才吸引力。


5. 律师是依法治国队伍中最具有市场化特征的群体,律师行业需要一定的竞争,但恶性竞争及过度商业化,会扭曲律师的职业形象,增加行业风险,破坏竞争环境。律所内部应采取一定措施遏制恶意低价竞争,特别是明显低于成本、不计风险的低价行为,以促进律师行业的健康和可持续发展。



无锡市律师协会行业发展工作委员会 

执笔人:施晓恬 刘  赟

指导:王建明